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


【乱世红顔】(第一部完结,共七章) 一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884.com

第一章乱

  天啓皇朝1360年春,恰逢当代皇帝龙擎天四十大寿,整个皇宫内到处张
灯结彩、彩棚满布,一片忙碌的景象。

  镶有金丝的红色地毯不仅铺满了整个皇宫的各个交通要道,甚至是整个皇城
之内也是红毯满布,营造出一种喜气的氛围。

  皇宫内的每一座宫殿上都挂着大大的红灯笼,红色的绸带遮挡了宫殿巧夺天
工的飞檐,红绸带编织成的绣球点缀其间,宫殿的门窗以及殿柱之上贴满了红色
的寿字。

  由于第二天便是擎天大帝的寿辰,一时间深宫内各处尽是忙碌的太监和宫女
的身影,老太监和老宫女吆喝小太监小宫女的聒噪声不绝于耳。即使是平时一脸
严肃站岗的大内侍卫都被大寿牵了进去,到处帮忙布置明天的国宴。

  一坛又一坛醇香的美酒自皇宫的酒窖内被起了出来,即使是密封的,偶尔间
溢出的酒香也是让人迷醉不已。

  浓郁的酒香这一干帮忙的大内侍卫馋的不行,但也仅仅是眼热而已,他们可
不敢有什麽想法。先不说大内侍卫禁止饮酒,这些百年美酒可是用来招待那些王
族贵庸以及朝廷重臣所用,可不是他们能碰的。

    一个个身材纤瘦的年轻小太监在几个老太监的指挥下忙着悬挂各种灯笼、红
色的绸带,张贴大大的红色寿字。不时地,会有老太监的责骂声传来。

  貌美如花的小宫女们也未能閑着,各种精美的细小装饰、皇族的寿服、皇宫
大殿的灯火让这些少女们忙的手忙脚乱,但是她们的脸上却罕见地洋溢起纯真的
笑容。

    正是如花似玉年纪的她们未能像平凡人家的少女一样享受着爲数不多的纯真
年华,或许也只有在忙碌这种奢华的国宴时才能稍稍地找回属于她们这个年纪的
快乐吧!

  大寿让得原本森严有序的皇宫内增添了些许的忙乱,但是也让有些清冷的让
人不寒而栗的深宫多了一丝人气。

  或许这正是皇族所需要的吧!所谓是『高处不胜寒』,掌握着最高权力的他
们习惯了发号施令、对人生杀予夺,但是却失去了平凡人之间的正常的交往,冷
漠的人际关系让他们感到刺骨的寒冷,于是他们不惜以奢华到了极点的宴席来弥
补他们内心的那种莫名的对热闹缺失。

  想到这一点,那麽所谓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类的或许也能够稍
微有所理解。也许曆史上那些喜好大办宴席、好大喜功的皇帝或许并不是在意与
享受宴会的奢华,而是宴会上的热闹气氛让久居皇宫的他们眷恋不已。

  皇宫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也就是皇帝处理政事和后妃的宫殿能够稍稍
的安静一些。

  但是有一个地方却是安静地出奇!

  淩月宫!

  这是一座华丽宏伟的宫殿,但是奇怪的是大白天周围不仅仅一个守卫都没有,
而且就连一个宫女和太监都找不到。

  整个宫殿的周围寂静的让人害怕!

  或许只有一些武功高强的人才会发现,表面上宫殿外围空无一人,但是一些
阴暗的角落,却有着淡淡地危险气息散发出,似乎只要有人靠近,便会招来无情
地杀戮!

  宫殿外部安静地出奇,但是走进宫殿外围的殿门,一阵又一阵令人销魂的喘
息声不断地传来,夹杂着肉体撞击的淫靡声,交织出一曲令人血脉喷张的性爱交
响曲!

  这要是被宫里的人听到的话,绝对会吓个半死。因爲这不是皇帝哪个妃子的
寝宫,而是当今皇帝最疼爱的淩月公主龙淩月的居所。

  这位淩月公主乃是当今皇帝唯一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儿,也是当今皇后楚凤柔
嫡出,是最小的一位公主,今年刚满二九芳邻,可谓正是谈婚论嫁的年纪。

  并且这位淩月公主一向知书达理,性格温柔和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容貌
更是和当年京都第一美人而今的皇后楚凤柔一样地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不知有多少王侯子孙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欲取其爲妻,但是最终都被皇帝
一一否决,可见其受宠程度!

  但是现在她的宫殿内竟然传出如此不堪入耳的淫秽之声,这要是传了出去绝
对会引起轩然大波,无数王侯子弟的心绝对会碎掉一地。

  那麽,到底是谁有这麽大的胆子竟敢在深宫之内与当今公主苟合呢?

              宫殿内的寝室中

  门窗紧闭,屋内的光线有些暗淡,蜜金色的地板上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绣有
花鸟图纹,两畔镶以金线的凤尾裙、粉色的贴身上衣、月白的亵衣、湿漉地亵裤
悲哀地躺在地上,被一身华丽地男子服装衣物稍稍遮住。

  从衣物散落的顺序来看,女子的粉红色宫装被男子的华服盖在下面。

  由此可以猜测出先是男子挑逗女子,将其挑弄地下体蜜流潺潺、芳草地花露
阵阵,浸湿了最贴身的亵衣、亵裤之后,才将其剥地干干净净,然后男子才褪去
自身的衣物,尽情地鱼水之欢。

  寝室中间的大床上,薄薄地粉红色纱帘垂下,依稀可见两具赤裸的肉体在不
断地纠缠着,肉体地撞击声、女子压抑地喘息、男子粗重地鼻息浓重地交织在一
起。

  细看去,两人用的是传统地男上女下式。

  女子修长、白皙的小腿被男子扛在肩上,导致女子浑圆、挺翘地美臀被迫地
翘起,神秘地桃花源毫无遮挡地暴露在男子的巨枪前,承受着男子巨枪一次又一
次的深入。

  萋萋的芳草地上尽是交合时从蜜穴所带出的桃花蜜,将并不是怎麽浓密地乌
黑毛发弄得湿漉漉地,紧紧地贴在幽谷处。于是,最神秘地沟壑便清晰地显露出
来。

  一根紫红色的巨枪粗暴地撑开两瓣粉红色的花瓣,将这两瓣明显还有些娇嫩
的花瓣撑成一个悲哀地圆形,花瓣一副不堪承受的娇美模样,但是却无力地阻止
火热地巨枪进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被其深入、抽出、深入、再抽出。

  巨枪进出时很凶猛,将花瓣蹂躏地都翻转过来,露出桃花源内粉红色的娇嫩
美肉。与此同时,因爲进出地迅猛,巨枪和花瓣地结合处不断地涌出桃花源内的
那白色的淫靡液体,不断地附着在已是湿漉漉地乌黑毛发上,就连身下的月白色
丝绸床单上也是淫迹斑斑、不堪入目。

  向上看去,掠过女子那,光滑的小腹,精致的肚脐,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柳
腰,而后到达两座白皙、圆润而又高耸的乳房,即使是躺下也没有让它们的大小
有所减少,依旧是那麽地挺立,两个粉红色的小小蓓蕾点缀其上,更添一丝绝美
的景观。

  有些美中不足的是,两座高耸丰满的乳房上各有一只大手,在用力地、毫不
留情摧残着这绝世美景。

  两只美妙地乳房被两只不解风情的大手尽情地蹂躏,不断地变化出各种淫靡
的形状,时而扁、时而圆。大手的手指也没有閑着,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各夹住
一个精致的蓓蕾,不住地挑逗,拨弄、挤压,似乎在配合着对手掌对乳房的蹂躏
一般。

  再向上便是女子犹如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颈,继续便是那张那张蕴含着倾国
容貌的俏脸,新月样美丽的黛眉,一双星眸细长明媚,玲珑的瑶鼻,粉腮含情,
点绛般的朱唇,如雪的瓜子脸晕红片片,细腻不带丝毫瑕疵的雪肌如酥似雪,道
不尽的妩媚动人。

  竟和淩月公主如出一辙,或者说躺在床上被人肆意蹂躏的就是集万千宠爱于
一身的淩月公主!

  此时地淩月公主脸上晕红满布,眼神迷离,黛眉好看的皱起,表情似是舒爽,
又似是痛苦,还有些羞愧的耻辱,精彩万分。

  淩月公主朱唇紧紧地闭住,似乎是在压抑着蜜穴内巨枪触电般的刺激导致的
呻吟,但是更多的却是害怕被发现的恐惧。

  「怎麽?不敢叫出来?怕被发现吗?叫吧!叫的大声点!最好让整个皇宫都
听见你那淫贱的叫声!让他们都知道你是个表面端庄高贵的公主,而实际上却是
一个淫贱、欠干的婊子!哈哈!哈哈哈哈!」一直埋头苦干的男子擡起头直视着
淩月公主含泪的星眸,放肆地大声说道。

  「不…不…我不是……呜呜……我不是……」淩月公主似乎是被刺激到了,
泪水汹涌而出,哭泣着反驳,但是声音却是那麽的无力。

  「不是?那你爲什麽在父皇大寿之际会和你的弟弟赤身裸体的躺在你自己的
宫殿内的床上呢?你说呀!爲什麽?」男子有些阴柔的面孔浮现诡异的表情,眼
中似是又无尽地阴谋,大声地质问。

  他这一说透露出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和淩月公主在白日宣淫的男子不是别
人,正是她的胞弟——三皇子龙沧溟。

  当今皇帝龙擎天只取了一位皇后和两位贵妃,共育有三子两女,可以说是天
啓皇朝曆史上妃子数量比较少的一位了。

  其中皇后楚凤柔来自天啓三大王族之一的楚氏一族,一共生了两位皇子和一
位公主,分别是大皇子也就是当今太子龙云杉,三皇子龙沧溟,以及二公主也是
小公主龙淩月,其中龙沧溟和龙淩月乃是一对龙凤胎。

  而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这对皇室唯一的一对龙凤胎,龙沧溟和龙淩月这两
位皇子公主,他们一母所生的巨枪和桃花源此时却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紧地不能
再紧,丝丝淫液顺着巨枪而滴落到月白色的床单上,浸湿了一片有一片月白色的
区域。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说了…呜呜…」淩月公主也只能无力地
反击着,哭泣着,羞愧的泪水自眼角滚滚而下,大滴大滴地滴落在枕边。

  「哼!无话可说了吧!我亲爱的姐姐!嗯?啊哈哈哈哈!」龙沧溟似乎很喜
欢看到龙淩月这种表情,高兴地大笑起来。

  「我亲爱的姐姐,我们来换个姿势如何?」龙沧溟似乎还没有发泄过,俯下
身子在龙淩月的耳边轻轻说道。

  「不…我不要…我不要那种羞耻的姿势!我不要……」轻柔的话语在龙淩月
听来简直就如恶魔般吓人,娇躯激烈的扭动着以示反抗,眼中的羞愧更加的浓郁
了。

  「不要?难道你想你身边的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吗?还是说你想让他们都
来欣赏你这具世间罕有的娇躯呢?」龙沧溟阴森森地威胁道。

  「不…不…我…我听你的就是…」龙淩月似乎是想起了龙沧溟的手段一样,
畏惧地顺从。

  只见她吃力地撑起酥软的娇躯,将身体翻转过来,双手撑着床面,像一只发
情的小母狗一般,平跪在床上,将丰润、浑圆的美臀朝着龙沧溟那根如怒龙般挺
立的紫红色的巨枪。

      日光从三角形的窗缝中照射下来,映出那女子雪白的屁股。双膝跪在床上地,
雪白修长的大腿夹的紧紧的,又圆又翘的屁股高高耸起,白滑的臀肉上湿淋满是
淫水,在有些昏暗的日光照射下白花花一片。


  一国最得宠的公主,尚未成婚,便在床上摆出如此淫蕩、诱人的姿势,而且
在身后肆意地欣赏自己赤裸的丰润臀部,以及两瓣圆月香臀之间那已是饱受蹂躏
的蜜穴的人,竟是她的亲弟弟,强烈的羞耻感和背德感让龙淩月星眸中积存的泪
水无声地滴下。

  「哈哈哈!不错!我的好姐姐!看来你没有忘记我对你的教导啊!你知道我
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像母后一样丰满、浑圆的屁股,只可惜姐姐你的屁股才开始
发育,还没有母后那般丰满、挺翘,不过都是那麽地欠干!」龙沧溟一边抚摸着
龙淩月挺翘的美臀,一边啧啧称赞。

  「你……你竟然亵渎母后!你……」龙淩月在听到龙沧溟的话语之后显得非
常的激动,满是淫水的白嫩屁股像触电一样颤抖起来,竟生出勇气出声斥责。

  「亵渎?哼!我就是亵渎了!怎麽了?我不仅仅要在嘴上亵渎,总有一天我
会狠狠地干穿母后那个淫贱的屁股!我会让你们一起撅起屁股跪在我面前,像母
狗一样晃动着屁股求我干你们的!」龙沧溟一提到皇后楚凤柔就显得情绪无比地
激动,面容有些疯狂的扭曲,肆无忌惮的说着大逆不道的话。

  「你……你这个禽兽…你竟然对母后有这种肮髒的念头,你不怕父皇知道了
杀了你吗?」龙淩月显然被龙沧溟的话惊得浑身剧颤。

  「哼!父皇?…………」龙沧溟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但是眼中疯狂和阴谋
的神色却是越发的明显。

  「就是大皇兄知道了你也会死无葬身之地的!」龙淩月在提到大皇兄也就是
大皇子龙云杉的时候,语气无比地崇拜,似乎这个大皇兄是她的偶像一般。

  「哼!你这个贱人!我还没教训你,你还教训起我来了!我干死你这个贱货!」
龙沧溟显然是气急而怒,巨枪对準龙淩月饱受摧残的桃花源,狠狠地刺了进去。

  「~ 啊~ !好疼!」龙淩月一声惨叫。

  「哼!疼吗?这才开始!今天我要好好地教训你!我亲爱的姐姐!」龙沧溟
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的笑容,揽住龙淩月的柳腰,狠狠地律动起来。

      龙淩月的肉体紧凑而充满弹性,屁股又滑又圆,就像一颗皮球,被龙沧溟干
得啪啪作响。

      巨枪插在她炽热的蜜穴里面,抽送间,火热的蜜肉彷彿纠缠在龟头上,随着
肉棒的进出来回翻卷。淫水从肉穴中喷溅出来,顺着白皙的大腿一直流到膝弯。

      龙沧溟越干越是使劲,强烈的征服欲望在他心头燃烧,他要彻底征服自己的
姐姐,让她在自己胯下扭动着屁股达到高潮。就好像自己的母后在自己的胯下扭
动着屁股一般,龙沧溟肆意的狂想。

      龙沧溟抓住龙淩月的屁股朝两边分开,阳具贯入蜜穴,直接捣在龙淩月柔嫩
的花心上。龙淩月白嫩的屁股拚命一缩,湿豔的阴唇猛然收紧,喉中「啊」的一
声,发出颤抖的惨叫。

      龙沧溟一连十几下,都尽根而入,重重捣在她蜜穴的尽头。日光自窗中斜射下
来,映在龙淩月臀间,那两片火热的小阴唇紧紧贴在肉棒上,红得彷彿滴血。粗长
的紫红色巨枪在龙淩月又白又圆的屁股里抽送,搞得她淫水四溢,粉豔的性器彷彿
一朵湿透的鲜花,不住乱颤,显得十分凄豔。

  龙淩月不住哭叫着,任由她的弟弟尽情的抽插着她热情的幽谷,被迫地拼命
地挺动纤腰,一次又一次地承受着他的渴求,感觉幽谷当中被他一次次地插出了
水花,他的蹂躏愈来愈快、愈来愈深……

  花谷中的刺激美的令女子不由自主地哭叫连连,强烈的刺激转化成了酥透芳
心的抽搐,很快便爽倒在阳具之下。早已忘记了抽插自己的是自己的亲弟弟!

  寝室内的交响曲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却是夹杂了女子不只是痛苦还是舒适的
叫床声,这一曲乱伦的曲目不知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淩月宫内淫靡的乱伦仍在持续,皇宫内其他地方的忙碌也在持续,一切似乎
都那麽的有节奏。
               京都城外

  两个男子起着骏马飞驰在春天的旷野里,一位是一身月白色的贵族服饰,剑
眉英目、浑身散发着高贵气息,骑马时给人一种君临天下之感。


  另一位则是一身雪白的衣衫,面目儒雅,给人一种算无遗策、似乎一切都在
其掌握之中一般,就好似一位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军师。

  「太子殿下!您在圣上大寿前夕纵马出城,这可能会让圣上不高兴的!到时
候三皇子那一派又得给您制造麻烦了!」儒雅男子一边御马一边对身边的高贵男
子说道。

  「悠然!外出在外不必拘礼,叫我大哥便是。你也知道我最不喜欢那种场合,
看着那帮废物一般的王族贵庸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天啓的天下都被他们给葬送了,
哼!。」

  原来散发着高贵气息的男子便是当今太子龙云杉,而他身边的是他的幕僚莫
悠然,师出鬼谷,是鬼谷一脉当世的两位传承者之一。

  鬼谷的当代谷主诸葛神机算出当世天啓皇朝必将大乱,于是便遵循鬼谷的惯
例,在乱世之际打发麾下两名最杰出的弟子,一男一女出谷协助未来之主平定天
下。

  当然这两个人也是竞争者,谁辅佐的人胜出,谁就是鬼谷的下一任谷主。

  龙云杉也是无意间碰到莫悠然,结果两人一间如故,相见恨晚,最终莫悠然
做了龙云杉的军师。

  至于另一位女子,莫悠然也不知其去向,不过莫悠然却是无比凝重的说以后
此女必是其大敌!

  这让得龙云杉一阵惋惜,如果能够尽得鬼谷子弟,何愁天下不平!

  今天,龙云杉受不了皇宫的嘈杂,拉着莫悠然出来散散心,也就有了之前的
对话。

  「额,那悠然就僭越了!大哥!虽说你看不惯那些个王族子弟,但是目前你
只是太子,想要整顿天啓,还要等您荣登大宝再说。现在,当忍还是得先忍,不
宜沖动啊!」莫悠然缓缓道来。

  「哎!我也知道,可是看着天啓目前内部起义频繁、吏治腐败、王族世家割
据一方,外部北有契丹骑兵侵扰、南部蛮族也是蠢蠢欲动、海上还有倭族窥视,
真是一团烂摊子啊!可惜父皇不複当年的威势,不然……哎!」龙云杉剑眉紧皱
痛陈国家局势。

  「其实这一切都很好解决」莫悠然语不惊人死不休。

  「哦?何解?」龙云杉惊异。

  「一场席卷全天下的战争,也可以理解爲改朝换代!」莫悠然直视龙云杉的
眸子,一字一顿地说道。

  「…………」龙云杉皱眉未语。

  良久,幽幽一歎吐出二字

  「契机」

  莫悠然沈默,有些话未必要说的很清楚,说清楚就是大逆不道了!

  「走吧!不去想这些事!我们去看一看这初春三月的桃花如何?」龙云杉马
鞭一扬,豪气万丈,纵马狂奔。

  莫悠然微笑,紧紧跟上。

  两个年轻人策马扬鞭,任由吹面不寒的杨柳风欢快地拂过他们的面颊,鼓起
他们的袍袖。马蹄踏着落花飞掠过葱郁的树林和稻田,一路上引得不少行人驻足
回眸、指点观看——真是少年英武、意气风发,难得一见的俊逸人物!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片依山傍水的桃林,将马拴住,在河边默默地行走着,
观赏着开的正是灿烂的桃花。

  桃花是春日里最娇柔的花,豔丽繁华往往只有一瞬,但是,也正因着这短暂
的美,更加博人怜惜;桃花也是春日里最烂漫的花,花开成片,如香云薄雾,在
阳光下尽情散放着美丽。

  桃花的美,如诗如梦……

  两位俊逸而沈默的青年在桃花林间漫步走着,听凭枝上的花瓣纷纷扬扬地飘
落在眼前。

  突然,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

      两人细细听去,一时间竟癡了!

  时而,琴声铿锵有力!似万马奔腾,百舸争流!让人仿佛置身于一片战场,
万马咆哮,刀剑纵横!激起人心中无限的豪情。

  时而,琴声婉转悠扬!如小桥流水,溪水潺潺!让人仿佛瞬间来到了一座诗
情画意的水城,水流缓慢,人的心似乎也随之而寂静!

  …………

  「叮!」

  最后,犹如寂静的夜中一滴水滴落入水潭一般,一曲轻轻而止。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龙云杉和莫悠然也在曲终之时清醒过来,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惊
讶,是哪位琴艺大师再此,能够演绎出如此千变万化的乐曲,其琴艺必然已是登
峰造极。

  两人快步向前,皆想要见识见识这位奇人。

  很快地,一座坐落于桃林旁的湖水中的小亭映入眼帘,一个典雅似仙的身影
正从亭中走出,身畔的小丫头自动被两人忽略,看清这位女子的容貌之后,两人
竟同时地癡了。

  一个清澈典雅如曹植《洛神赋》那个「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
之回雪」那个「飘忽若神,淩波微步,罗袜生尘」的女神。

  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不食人间烟火吗,会如此灵慧玉润吗?

  龙云杉癡呆着望着那个仿佛从古代仕女图里走出姗姗而来的女孩,目不转睛,
他从来没有如此地失态过。

  微风吹过,带起一阵飞舞的桃花,花瓣如同纷飞的花雨,在空中摇曳着飘落,
一位典雅如仙的身影自花雨中缓缓走来,如梦似幻,好似下凡的仙子一般清雅绝
尘。

  女子穿着粉色云裳,赛霜胜雪的绝美容顔没一丝可挑剔的瑕疵,雪白的娇顔
透出淡淡红晕,清秀可人,一双剪水瞳人,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
娴静之余,带有似水温柔。

  她清丽明媚、豔光照人的容顔,晶莹剔透、纯洁无暇的肌肤,宛如明珠美玉,
光彩内涵,容润含蓄,那张优美雅致的脸宜喜宜嗔,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

  柳丝般的秀发随风飘散,伴随着漫天纷飞的花瓣,美的像是随风起舞的花中
谪仙!

  落英缤纷,映衬着她如玉般晶莹美丽的脸颊。微风吹起她粉红的衫子,长长
的秀发随风轻舞,恍如出尘地仙子般,清丽脱俗。

  女子素手轻擡,接住几瓣粉色的花瓣,拈花一笑!


        这一笑,魅惑衆生!

  这一笑,倾国倾城!

  这一笑,天地失色!

  似乎天地都爲这一笑而寂静,漫天的花雨皆成了这一笑的衬托,万花失色!

  龙云衫的心也随着这一笑而彻底的沈沦,表情彻彻底底的凝固,眼中早已没
有了湖边的美景,只有那一道天仙般的清雅身影!

  这一刻,他终于知道爲什麽曆史上有那麽多的皇帝爲搏美人一笑而不惜以整
个天下来换。

  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愿意用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换取眼前美人儿淡淡的
一笑!

  莫悠然却是被这一笑惊出一身冷汗,陡然转醒,心神剧颤,天地间还有如此
美貌的女子,仅仅是随意的一笑,就让他这个修习过鬼谷独门静心心法的他心神
大乱。

  他能够感受到,不远处的女子没有用上任何的魅惑,仅仅是拈花一笑的魅力
便足以惑乱天下!

  看了看身边的太子,只见他仍然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已经渐渐远去的女子,暗
歎一声,自古君王多风流,将其唤回神来。

  龙云杉在莫悠然的提醒下蓦然回过神来,只见那位女子已经走远了,龙云杉
心中一急,起步便追。

  他身爲天啓太子,自幼修炼天啓曆代皇帝都修习的功法「天炎啓龙诀」,而
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已将九层的功法迅速地修炼到第七层的境界,直追当代皇
帝龙擎天的第八层,追个女子自然不在话下。

  几乎是瞬息而至,出现在那位典雅如仙的身影面前,如此诡异地出现,将那
位女子吓的花容失色,而她身边的小丫头更是尖叫出声,让龙云衫顿时尴尬不已,
追得太急了,把人家给吓着了。

  定了定神,龙云衫稳定下心境,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彬彬有礼地说道:「
这位姑娘,在下龙云衫,在湖边赏花之时,有幸听的姑娘的天籁琴音,龙某深爲
姑娘的琴艺所折服,有心结交,冒昧地请求姑娘芳名!」

  对面的这位女子也渐渐地从惊吓中回複过来,似乎是确定了面前的男子不是
鬼怪,但还是用一种受惊后的眼神打量着他,这让龙云衫好是尴尬。

  女子平息了一会儿,似乎是确定龙云衫不是坏人之后,才轻啓朱唇,开口说
道:「小女子複姓慕容,名嫣月!」

  声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而又柔润,听的人心头一阵舒畅。

  「慕容嫣月!」

  龙云衫默默自语。

  身后的紧随而至的莫悠然却是有些吃惊地念叨:「慕容?四大世
家之一的慕容世家的女子吗?」
               第一章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884.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884.com

❀日日摸日日碰夜夜爽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